2005年9月15日。
“支付宝到账20000000元”
“微信到账20000000元”
两个报账的声音直接在耳边响起,看着手机上,支付宝里的余额宝的余额,两千万元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叶明玉,男,23岁,一位投资证券经纪人。父母是本市的下岗工人。刚刚于本市的大学毕业,一位正宗的全日制大学应届生。
这样的一位应届生和他刚刚到账的4千万及其的不符合,甚至有些荒诞。
但是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这位来自遥远的未来。
在哪个2020年的五月4日的时候,叶明玉已经是以为投资经济人,虽然是一位表面光鲜的投资经济人,但是却是一位身背巨额债务,个人信用近乎破产,父母双亡的悲惨人生。
就是这样的人。刚刚下班,在同事都已经能买的起车的时候,这位兄台还坐着公交车,挤着地铁,骑着破烂自行车在城市里荒诞。
你看啥呢。叶明玉正看着手机,突然一辆汽车来到,晃眼的车灯直接照着。叶明玉直接倒地。
当他再次醒来,竟然发现自己重生到了2005年8月14日,即,刚刚大学毕业的两个月。
凭借着自己的前世的清晰的记忆,叶明玉清楚的记的,就在第二天,因为一场疫情,股市直接收官在18900点,从这一刻开始起,股市彻底迈入大涨行情。
在这一个月的时间,叶明玉用自己身上所有的钱,全部投入股市,并忽悠自己的父母也投入股市。又盗用客户的资金又投入股市。靠着这种手段,直接翻了上万倍,直接成为安阳市为数不多的几位隐形富豪。
并且这种操作神不知鬼不觉。谁也不知道自己的银行卡里已经有了千万的资产。
叶明玉不停的数着自己的支付宝里的钱,内心的喜悦不言而喻。
在上一世中,因为狗屁爱情,被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这一世,凭借着自己的前世的记忆,直接赚取到了无穷无尽的财富。
父母从此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,再也不会因为自己交不起那癌症的费用而去世。
叶明玉正在规划着未来,手机响了起来。
叶明玉有一个从未来带来的手机,当初为了不显眼,直接放起来,又买了一个老实的诺基亚手机。
一看电话,正好是女朋友丽丽。
丽丽在上一世骗了自己的全部的钱财,并让自己背负上全部的债务。还把自己父母的养老金全部啃完。还把自己的父母唯一的房子也全部卖掉。
这个女人,这一世,叶明玉绝对不会轻易绕了她。一定要狠狠的报复这位女人。
“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叶明玉直接说道。
“我在欧亚百货看到了一款新式香水,你过来”丽丽直接说道。
叶明玉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过了一会,电话又打来了。
“你快过来!”这一次,丽丽着急了。用着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。
叶明玉有挂断电话。
“你是不是吃了耗子胆了,竟然敢这样对我,你信不信….”丽丽说道。
“我信你,我们分手吧”。叶明玉冷冷的说道。
“不能,我还是属于你的”丽丽说道。
上一世,丽丽直接让叶明玉给他买包。欺骗叶明玉晚上和丽丽开房。
然后用怀孕证明直接威胁叶明玉让他卖掉房子。否则将会直接上法庭高叶明玉。
叶明玉当时害怕了,直接和父母商量吧房子卖掉了。然后为他们家买车,因为他们家正好相中了一辆汽车。
叶明玉直接说道:“放心,我不会给你买包包的,我也不会和你开房的,我也不会把家里房子卖出去给你家买车的。我们拜拜了,从此各自是路人”。
“啥,你别走。”丽丽说到。
丽丽姓叶,和叶明玉是同一个姓,正是这样的姓,让叶明玉和她在大学期间相爱,共同期盼着未来的生活。
只是一毕业,叶明玉变了,叶丽丽也变了。两人从此心怀鬼胎。
叶丽丽,为了能找到更好的人,直接乱开房,这好让自己怀孕。但是这事告诉了家人。家人一致同意把这个锅甩给叶明玉。
可是没成想计划还没说,还没实施,就直接失败了。
叶明玉在面馆吃了一碗挂面。现在已经是富翁了,已经可以随便花钱了,但是在真正的有钱人的面前,才是小数。以后可是要打造自己的金融帝国的人。这么能为为五斗米折腰呢。
自己才不会为五斗米折腰。更多的时候要低调做事情。
被挂断电话的叶丽丽被气的双手颤抖。哭了。什么时候到了叶明玉挂断电话了。他要给叶明玉一个教训。
“叶明玉。我和你永生没完。”
咚咚咚。刚刚吃面条到了一半。一阵闸门生出现。
叶明玉直接打开房门,看到了满眼是泪水的叶丽丽,也同样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,和一个中年妇女。
中年妇女是他妈,年轻男子是表弟。
“你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,为什么好好的爱情要提出分手。”
“我说的要提的分手,一个9800元的包,抵我一个月的工资,你也真敢干,你们也太狠了吧。是不是还说,买了包就和我今天晚上开房。还让我抵押房子,为你家买车。做梦吧,做你们的美梦吧,各位。”
自己内心所想的直接被戳穿,让三位惊恐不已。
叶明玉看到三位惊恐了,直接继续说道。
“丈母娘,你家女儿是不是乱找人开房,怀孕了。”叶明玉说道。
“没。。。”
“你咋知道了。。。”中年妇女惊恐的说道。
中年妇女直接惊恐了,由原先教训一下叶明玉开始到了直接直接被惊讶了。
直接说道:“你,怎么知道?!”叶明玉煞白的脸说道。
叶明玉说道:“我怎么就不能知道,我是你唯一的男朋友呀,你外出看房的事情,我怎么能不知道呢?”
叶明玉重点强调了唯一二字。
唯一二字深深的刺痛了叶丽丽的内心,和他的家人。